许正不无伤感地想着。

时间:2019-08-15 作者:admin 热度:
    许正不无伤感地想着。    
    许正出了这间网吧,进了隔壁另一家网吧。如今十来岁的孩子最是可怕,一言不合,马上就拔刀相向。许正亲眼目睹过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在一家电影院门口,用电影“古惑仔”里的那种长砍刀,将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剁得血肉模糊。一个染金发的最狠,一边剁还一边高歌,“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那年轻人真经得住砍,都没人形了,还能有一声没一声地叫救命。幸好一个路人及时地提醒他,“你都要死了,还喊什么救命?”他这才老实了。    
    许正的声音大了,“有老婆的人就不可以再爱了?”    
    许正记得当时自己说没这么夸张吧。现在想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这个世界又会有多大?一个圆圈罢了。小学生都知道地球是圆的。许正笑起来,无声地笑,眼泪慢慢滑出眼角。    
    许正开了灯,拿出手机,拨了串数字,又清除掉,重新拨过另一串数字。电话响了,许正慢慢说道,“小璐,我想你。”    
    许正开了电视。电视上有几个大喊大叫的疯子。电视旁边的那块长方形的镜子里还有一个头发蓬乱的傻子。许正看着他,他的目光呆滞,额头上有块黑印。这应该算得上是乌云罩顶。许正笑起来说,“你好。”    
    许正连忙哼了两声。    
    许正慢慢弯下腰,用衣袖擦着脸。撞了他的男人正大步奔向街道那边,一脸铁青。就算赶着去火葬场投胎转世也犯不着这般生猛吧。许正在肚子里小声说了句,又替他对自个说了声对不起,这才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想看看那男人到底长的是啥模样。那西楚霸王似的男人却又撞翻了一个女人。女人像纸糊的灯笼,噼哩叭啦连翻几个跟斗,裤腿被铁栅栏上的锐角拽住,哗啦一下,露出里面的健美裤,暗红色的。女人没哭,似是傻了,坐在地上,愣愣的。没有人理会她,她像一堆粪便,对了,就是那个男人刚排泄出的,现在的人越来越不要脸,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敢随意大便。许正不无恶毒地想着,心里恍恍惚惚有了些快意。红灯亮了,人流车流嘎然而止,一个戴黄袖套的老人瞥了一眼女人的腿,迅速挡在一辆已压过斑马线的自行车前。    
    许正闷闷不乐地爬到床尾,捡起手机,又拨了一串数字。    
    许正脑海灵光一闪,他们在吃饭饭。    
    许正蜷入被子里,还是冷。他用左脚的大拇指使劲地抠右脚脚面,换了个姿势,再用右脚的大拇指挠左脚腿面。他最早与贝壳躺一个被窝里时,她最喜欢用脚趾头来挠他。有一次,他刚躺下,她就贴过来,皱起眉,说,你忘了脱袜子。许正说,我没。她叫他举起脚,他就举起脚。他确实没穿袜子。她就笑,说,你皮肤真粗,我还以为是袜子呢。他也笑,自己腿上毛茸茸的汗毛是不少。许正抽了下鼻子,屋里没有她的味道。这只是一间标准客房,有两张床,他躺在左边那张,右边床上只躺着一床被子。许正把那床被子也弄乱了,他是故意的,他还在那床被子里塞了一个枕头。他举起手,勾了勾小指头,对那床被子说,晚安。    
    许正说,“唇儿,我想你。”    
    许正说,如之何?    
    许正说,他们在吃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