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了床上,他一把抢过五块钱说随你

时间:2019-08-15 作者:admin 热度:
 
    小姐的公意器又响了,她打开屏幕,显出这么几行字:    
    小姐手中的黑匣子突然响起来,她停下步子,漫不经心地看起黑匣子。我凑近一瞧,原来黑匣子上有个屏幕,上面打出几行字:    
    小娟表面上很算了好久。    
    小易这时已经倒在了床上,他一把抢过五块钱说随你反正我没空搭理你。    
    小易这样说,小娟就不吱声了。小娟今年十九岁,初中毕业考上个职业班只上了两天就休学回家了。她现在在城北一家罐头厂做临时工,每个月三百多块钱,而且隔三差五还能从厂里带些做罐头的水果回来。小易最爱吃的是罐头厂的鸭梨,个头比街上卖的要大一倍,而且表面油光水滑的,连一点黑斑都没有。小易比小娟小二十个月,在他三岁那年在医院里被值班医生打错了针,落下了残疾。那时候的人傻,不像现在的人都学会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了,动不动就和人打官司。对小易的两条腿,小易的父母一谈起来就说亏了,要放到现在,最起码得弄他个二三十万,那样,也算小易为这个家做点贡献。    
    小
    许正说,做王森一直以来对具有学者气质的知识分子还是比较尊敬的,毕竟自己没有接受过很高的教育,他见到那个书呆子的时候非常注意地克制了自己的言行,拿出了一副文明和谦逊的态度。书呆子用一个纸杯给王森倒了白开水端过来,王森一看那纸杯,简直脏得不像话,但又不好当面指出来,违心地说了声谢谢。王森坐在到电脑那儿上网,纸杯在一旁当了烟灰缸。艳子凑过来小声地提醒说,在这里少抽点烟,他们都是不抽烟的,王森愈加感到压抑了。刚开始的时候艳子还凑在王森边上一起跟人聊天,过了会儿她便去帮那个书呆子洗衣服去了,拿了桶接了水坐在宿舍中间的地板上用搓衣板洗,动作跟王森老家的那些中年妇女一样老练。书呆子坐在床边无所事事,一会儿看看艳子,一会儿看看王森,百无聊赖。王森开始的时候也是跟书呆子聊了几句的,但很快就发现志趣不投索然无味,所以这时候也不想再去打开什么话题。艳子洗完衣服提桶起身往外去换水的时候,王森看得清清楚楚,那个书呆子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下,然后她头也没有回,扭了扭屁股撒娇般地就径直出了门。王森的脑袋当即就充了血。     
    艳子很快就显得无精打采了,她微微叹了口气。这时候王森才觉悟了过来,刚好这时候艳子那时候鼻子上架的一款太阳镜还马马虎虎,他立刻就张大了眼睛:嗯,这副看上去还不错。艳子笑了起来,眼镜老板也立刻抖擞了精神,连声恍然大悟般地夸还是小伙子有眼力,别说,这副眼镜果然是很适合这姑娘呢。王森当时真恨不能抽老板一个嘴巴,他毫无表情地帮艳子调整脸上的眼镜,说:嗯,是挺漂亮的,多少钱?老板摆出仁慈的脸孔谦虚地说:两百四,不过最近生意不太好做,你们要可以便宜点,这姑娘戴这眼镜真的很好看。王森心里说,丫可真会扯淡:三十卖不卖?老板当即黑了脸:小伙子你也不能这么讲价,三十我们拿都拿不到。王森浅笑了一声:那就算了。也不管艳子愿意不愿意,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艳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见这情形也只得把眼镜赶紧丢到了柜台上,紧跟着王森出了门。     
    艳子在眼镜店里面试了很多副眼镜,每试一副要让王森看看漂不漂亮,王森那时候心里正想着下午何去何从,根本没有心思认真理会她的问题,只是心不在焉地看上一眼,然后摇摇头。事实上那个下午艳子试的眼镜确实是没有一副能够搭配上她而显得漂亮的--这与艳子本身的条件有关,王森也不是故意敷衍她,倘若艳子真的挑到一副适合自己的漂亮眼镜的话,王森的眼前一定会有突然一亮的感觉,然后立刻回过神来仔细欣赏。眼镜店的老板赞美之词连绵不绝于耳:“嗯,你的前额比较宽,戴这个刚好合适”或者“哎,这款不错,你的皮肤不很白,配这个刚好”。王森却仍然一直浅浅地摇头。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了,我精神了许多。绅子一直没放下我,就换着姿势抱着我在屋子里晃。我很轻,担在绅子的胳膊上,羞涩地贴着他。我高兴绅子记得我,高兴绅子能够抱着我气跑了那个女人。他喊我竹叶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的名字就是竹叶,原本就是叫竹叶的。     
    仰望着十一层,葛不垒感到一阵晕眩,在一楼居委会给父母打了电话:“爸妈,我想搬回去住了。”此次离家,他只作了简短的说明:“我和人同居。”父亲:“是女的吗?”葛不垒说:“是。”父母的反应极为强烈,给了五百块钱表示支持。    
    要说明的是,老高的家在农村,而且不是富裕的那种,就算是,他的父母也忍受不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整天呆在家里,要父母养活。    
    也就是说,老高在可以打的时,绝不会去挤公车;可以吃鱼时,他绝不会去吃豆腐。    
    也像其他故事的主人公一样,我的身边会有一些女孩。像此刻安静的躺在棺材里的拓拔玉,像那个正站在我身边,但也一样安静的白头发小姑娘,她叫小雪。顺带说一句,她将成为我们的失却之阵的核心,她并不是一般的人,是女娲石转世。    
    也许,我应该介绍一下当时和我一起参加布阵的人。我的出现完全是因为大宇公司的DOMO制作组的发明创造,但我们的同伴却可能在历史上实有其人,即使他也是出自某篇小说的虚构,也因为年代久远,而在人们的印象中显得更有质感。他们是李世民、张烈,还有程咬金。    
    夜里的风很凉,带着尖利的哨音从旁边吹过。陈稷紧了紧衣领,他抬起头,发现四周已经坐满了夜归的民工,他们响亮地吃着面条,显得无比的兴奋。陈稷的耳朵就淹没在这些声音里面,他感到孤独和恐惧,他甚至觉得,自己其实和他们没有什么分别。他感觉到脸上痒痒的,于是伸出舌头舔了舔,是咸的。    
    夜色的黑,是谭道德头发永远到达不了的理想彼岸;月黑风高,夜晚有点诱人犯罪的意思。蓄谋已久的范仁,此刻终于决定顺从它和他自己的这个意思。    
    一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