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说过,如果我不得不偷一架飞机的话

时间:2019-09-01 作者:admin 热度:
  “我们要当机立断。”巴尼说道。 
  “我们要上网,可是我们没钱了,用信用卡他们能追踪到我们,凯思琳给了我们一些现金,可是已经快花光了。” 
  “我们也不知道,”史蒂文说道,“可是我们怀疑是负责第一新闻网的那个人——或者那些人。” 
  “我们也想去。” 
  “我们也这样想。”琼莉说道。 
  “我们以后会找到的,现在这并不重要。我的意思是,我能给你说出好几个动机:某个崇拜你的疯子想让你的事业飞黄腾达,电视台的某个人想提高收视率,有个人想在某一天把真相说出来,以此诋毁你所做的每一项报道。” 
  “我们再有十五分钟就行了。”史蒂文说着匆忙走到地面前。“我不会有事的。”他在她面颊上亲了一下。 
 
  “我向你保证。” 
  “我信仰的是另外一个上帝。” 
  “我要白色上光漆,什么牌子都行。” 
  “我要不要发?”史蒂文问道。 
 
  “我已经跟联邦调查局的吉姆·卡尔斯特罗姆谈过了。他目前在曼谷,暂时还回不来。不过他给了我一个名字,这人叫唐·伍尔夫,是他的搭档。” 
  “我已经很自豪了。” 
  “我已经说过,如果我不得不偷一架飞机的话,你不要觉得奇怪。” 
  “我以后再解释。” 
  “我以前还见过一个牧师定期上那儿。见鬼,我敢打赌雷克斯准干这种事。你说呢?不管是在纳什维尔、图尔萨,还是在他贩卖那些基督教废话的其他地方?” 
  “我应当把它们交给上星期来的联邦调查局的那个人吗?” 
  “我应该知道吗?” 
  “我永远也不回来了。”他这话是说给父亲听的,说完他就朝门口走去。 
  “我用的是你告诉我的名字,康尼·罗德里克。” 
  “我有点奇怪,你认为雷克斯干这种事吗?” 
  “我有一个预先录制的现场采访节目马上要放。” 
  “我遇到了麻烦,妈妈,大麻烦。”琼莉急忙解释道,“史蒂文在车里。他需要帮助,要医生。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可是我求你了——” 
  “我原来打算到默特尔海滩去的。” 
  “我原以为你本质上还是比较保守的。” 
  “我在编辑带子时发现的,有你没见过的东西,我也没见过,我想你会——呃,我想它也许能有用。” 
  “我在教堂里认识一个波兰女人,这是她儿子。小伙子刚大学毕业,在城里某个地方搞电脑,我来给他打个电话。” 
  “我在萨拉热窝的经历比这个还糟糕。” 
  “我在我的公寓里。”巴尼说道,“如果圣保罗不得不把他们三个都干掉,务必要让他干得像一场抢劫,也许可以把房子给烧掉。你准备呆在哪儿?我得跟你保持联系。” 
  “我在有线新闻网就是专栏记者了。” 
  “我怎么会知道雷克斯干什么呢?” 
  “我找不到他,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 
  “我这里也有好消息,收到一些回复的电子邮件,下载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克莱和芬德利去年冬天在棕榈泉高尔夫球赛上的照片——说着他把照片递给她们——另一张是巴尼在艾米奖颁奖会上的照片,很有用。” 
  “我这么问是有原因的,因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排除违法行为。”那人揉了揉鼻子。“当然,想用让顶棚坠落到二百位跳舞者头上的办法暗杀第一夫人是有点愚蠢。” 
  “我真希望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圣经》,还有这该死的基督教运动,我们犹太人为人处事的方式要微妙得多。” 
  “我真想亲手宰了这个混蛋。” 
  “我正是这么做的。” 
  “我之所以干这个,是因为我死了之后还有一大家子人要照顾。四年来,我一直没能多买些保险,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只报道新闻,雷克斯。我不能发表评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