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恒定的。具有完整记忆的维基,在西碧尔支

时间:2019-09-18 作者:admin 热度:
道:“我与多塞特一家人同住多年,我认识多塞特夫人。” 
  维基突然想起这里离大都会博物馆已不到一个街区,便赶紧从沉思冥想中惊觉过来,加快步伐,飞速朝方丹饭店赶去。 
  维基微笑着说:“两个佩吉和我都记得当时怎样离开医院回家,但西碧尔记不得了。” 
  维基喜欢斯特朗先生,而且记得西碧尔也喜欢他。一天下午,西碧尔在后院里耙枯叶,斯特朗先生恰巧经过这里,便唤了西碧尔一声。当时她正幻想着维多利亚·安托万内特的白日梦,这位老师居然率先出声对她说话,这使西碧尔感到激动。 
  维基有一种明显的感觉,是海蒂·多塞特实际上愿意让她女儿目睹这一切。 
  维基又坐了下来,朝医生微笑着说:“问题解决啦。这儿没有别人。你就是威尔伯大夫,我就是维基。” 
  维基右首有一排桌子,坐在其中一张桌子旁的,是玛丽安·勒德洛。 
  维基语塞。 
  维基在追问下十分审慎地答道:“大夫,你既然如此,我只好承认她们必然是姊妹。她们只能是姊妹,因为她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维基知道:她在丹尼·马丁走出视野之时从隐处浮升到表面,这是她所作出的一项重大决定。但在那时已无其他良策。维基知道:起作用的时期已经过去,积极参与的时间到了。由于西碧尔难以忍受这别离的场面,她只好从西碧尔那里接过指挥这个躯壳的权力。西碧尔在儿童世界的幻想中曾创造了一个生气勃勃而不知恐惧的女孩形象,取名维多利亚·安托万内特·沙鲁。维某就用这个名字给自己命名。这个沉寂至今的化身就这样问世了。 
  维基知道佩吉·卢把自己孤立起来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她不喜欢别的孩子,而且是因为他们家里有兄弟姊妹,用不着东怕西怕,而自己却因无此条件而生气。她不愿跟着别的孩子到他们家里去,而总是迫使自己坚信自己不需要任何人的友谊。于是她独自跑回那带黑色百叶窗的白色房子。在那房子里,每一个角落都潜藏着令她生气的东西。 
  维基知道西碧尔·伊莎贝尔·多塞特的经历,知道西碧尔本人是在当家作主还是悄然退隐。不可思议的是:时间,对于生活在现实世界的西碧尔来说,是断断续续的;然而对于长年幽居心灵深处的维基,却是始终连续的。时间对西碧尔来说是变幻莫测,有时是空白的。但对维基来说,时间是恒定的。具有完整记忆的维基,在西碧尔支离破碎的内心世界中,起着“记忆痕”的作用。 
  维基走出医生所在的大厦时想道:纽约不象巴黎,也不象我离开威洛·科纳斯后住过的几座城市。象今天这种阴天,这座喧闹的、变幻不定的城市,就象它自身的影子那般阴沉。 
  未知真情以前,西碧尔故意不去想威尔伯医生。可是现在,医生的形象再次突出地显现出来,而西碧尔感到内心的希望象一阵波涛突然汹涌。回去找她,是恢复联系并彻底痊愈的美梦。但这次决不能让那条巨蛇插手干预。美梦的实现必须推迟,推迟到西碧尔自己有能力支付自己的治疗费用。 
  我并不打算向你谎报我一切安好无事。你我都知道我并非无事。 但事情不是象我过去使你相信的那样。我没有什么多重人格,连双重 人格都没有。那些化身就是我,全都是我。问题不在于什么人格分裂, 因为那些化身实际上并不存在。但问题还是有的,要不然,我也不会 假装成那样。你也许会问起我母亲了。我过去对你讲过她的一些离奇 的事,但全不是真的。我母亲不仅是有一点神经质,她有时还疯疯颠 颠,反复无常,聪明过人,过于急燥。不过,她确实爱我,她总是盯 着我,过分地保护着我。我不如她有趣,不如她吸引人。我的父母要 比许多人的父母好得多。我们有一座好房子,许多食物和好衣服。我 有许多玩具和书籍。我父母干预我的音乐和美术活动,但这并非由于 缺少照管,而是由于缺乏理解。我没有理由抱怨。我为什么变得古怪 起来,我也不知道。 
  我不在世上时发生了那么多事! 
  我的工作进展得不错。天气很冷。每星期在家呆上两天①挺好。但 我为我仍能工作和赚钱而高兴。明年的工作看来还不少哩。弗里达仍喜 欢她的工作。社会安全费涨了7%,所以我现在拿到的社会安全费也多了。 我现在每月能得104美元,大有帮助啊。幸亏我加入了社会安全。这是多 年以前的事了。我老啦,我不再看电视上的“莱西②”,而且现在就得 上床睡觉。早睡早起嘛。没有什么新闻。那就再见吧。 
  我的绘画也是如此。我的风格独特,与众不同。而且我比他们都聪明几分——也许维基和瓦妮莎不在此列。 
  我的爬高也是壮举。那些街道。那些台阶。那么多街道。我丢失了时间,这就不仅仅是降落了。 
  我都一次次地试着做,但看来我做不到。我做了半天,结果只是惊恐。 
  我跟她首次见面,是在1962年一个秋天的夜晚,在纽约市麦迪逊大街的一家饭店里。西碧尔的心理分析家科妮莉亚·B·威尔伯医生安排了这次会面,以便我能与西碧尔由此熟识。 
  我就是本书中的弗洛拉,也就是本书的作者。自从西碧尔离开我公寓后,我们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至今已七年有余。读者在阅读她给我的来信摘抄时,自会对新西碧尔的新时代有所了解。 
  我们可使自己的生命崇高, 
  我希望再等一等治疗结果,然后才义无返顾地埋头写书。在这期间,西碧尔和我交上了朋友。我们在文化艺术上分享我们共同的乐趣,关系愈来愈亲密。西碧尔常来我公寓作客。她常把心理分析中发生的事推心置腹地告诉我。而她在我家时所发生的事也常常进入了她的心理分析之中。 
  我现在想说的,有两层意思。我在四岁以前就开始的“空白的发 作”实际上是时时出现的十五个化身在说话行事,对付过去和现在的 种种问题。而这些问题有许多是我母亲引起的。她有的时候患紧张症, 有的时候歇斯底里地大笑不止,有时能机智地开玩笑,在街上跳舞, 在教堂里大声喧哗或在茶话会上干蠢事,有的时候十分残酷,有的时 候简直不可理喻。我们现在想弄清过去的事,并了解你在对我母亲的 反感中所觉察到的东西。 
  我写到现在,已经躺过两次。我知道:紧张,耗尽了我的能量,但我 
  我眼皮累得要合上了。 
  我要活着,而不受到伤害,不感到窒息,不再哭泣,马西娅在走回画架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