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他虽然看不到这些

时间:2019-08-23 作者:admin 热度:
都站了起来,分别同他拥抱致意。
  门卫的身影和墓地门口的意大利柏树都已经依稀可见。他似乎很期待的样子,好像在守候着什么或者是某个人。
  蒙蒂布吉必须得死,图尔古特必须保持沉默,否则他也得死。没有其他的选择。
  蒙蒂布吉对自己说,自己已经被监视了。他虽然看不到这些人,但是他知道他们肯定在监视着自己。他必须把这些人甩掉,但是,要怎么做呢?他决定要试着去实现他在监狱里已经想好的一个计划。他要去市中心,到处逛,在公园的某个长椅上睡上一觉。他没有很多钱,所有的钱只够他三四天的开销,也就够他填饱肚子的。他还把衣服和球鞋都脱掉,尽管他已经检查过了,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衣物被拿去洗了,干干净净地熨烫好了,连球鞋也拿去洗干净了,然后又还给他,这不太正常。
  蒙蒂布吉几乎无法呼吸,但是还是努力将车发动了,然后汇入了混乱的车流。这时正是下午的车辆高峰期。
  蒙蒂布吉觉得自己被跟踪了。他好像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个乌尔法人。他在那里是想要帮助自己还是要杀了自己呢?他很了解阿达伊奥,他知道,阿达伊奥是不会允许因为任何人的失误,而让整个基督社团都被人发现的。天色一暗,他就得马上回到慈善修女堂,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他要逃到墓地去。要跳进围墙,找到那个陵墓。他记得很清楚陵墓的位置,还有钥匙在哪儿。通过那个地道就可以到达图尔古特的家了,然后让他帮助自己逃脱。如果他能够在不被跟踪的情况下,顺利到达那里,阿达伊奥就肯定能安排他的逃亡。他不在乎是不是要在地道里待上个两三个月,直到缉私警察找他找累了为止,他只想能活命。
  蒙蒂布吉困难地呼吸着。他的腰间插着一把匕首。一开始他只是觉得皮肉疼痛,但是现在那种疼痛他已经无法忍受了。最糟糕的是他会留下血迹。所以他站住了,找到一个大门的阴暗处,躲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已经逃离了那些跟踪他的人,但是还并不安全。他惟一的希望就是能到达那个墓地,但是这还很远,还需要等到天黑之后。但是他可以去哪儿呢?去哪儿才好呢?
  蒙蒂布吉拿起那张纸,一把撕得粉碎,从车窗里扔了出去。然后他走下车,费了很大的劲才能站直了正常走路。他害怕自己还没有到墓地就又会疼晕过去。他走到围墙旁边,开始困难地前进,这时他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那个女人开着车走了。
  蒙蒂布吉跑进了这间屋子,仅仅看了图尔古特一眼,他的眼睛就闭上了,昏倒在地。伊斯迈特跪在他身旁,探探看他是不是还有呼吸。
  蒙蒂布吉听到一阵响动,感到非常惊慌。他刚刚才恢复知觉。伤口还疼得厉害,鲜血干透了,在他的脏衬衣上形成了个血痂。他不知道自己还站不站得起来,但是他必须要努力试一试。
  蒙蒂布吉突然看到了他父亲的舅舅,不由自主地就向他走过去了。但他忧虑的眼神让他警觉起来。那不是一种正直可敬的老人的目光,而是一个绝望男人的目光。这是为什么呢?
  蒙蒂布吉在地道里摸索着前进。他清楚这片潮湿的、黏黏的地面上的每个角落。门卫尽力不让他下到地道,但是看到蒙蒂布吉拿着把铁锹,准备打他的时候,他就没有再横加阻拦了。那个老人跑开了,哑巴则走到了陵墓里。钥匙还是在那儿,藏在一个带盘子的花瓶底下。他把钥匙插入锁孔,进去后按下圣像后面的机关,一道楼梯就出现了。从这里可以进到通往大教堂的地道。
  蒙蒂布吉在监狱狭窄的院子里踱着步,清晨毫不灼人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很是舒服。
  米内尔娃,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不漂亮也不难看,看来总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她同一个信息工程师幸福地结了婚,和她一样,她丈夫也是网络天才。
  米内尔娃带着索菲娅回来了。两个女人都很反感地看着皮耶德罗,然后坐了下来。酒吧大概在早上三点左右要关门,马尔科还和他的小组成员激烈地谈论着。索菲娅和他都赞成要拉住这条意外的乌尔法的线索。安东尼奥和米内尔娃也同意。鸠瑟贝看来态度很暧昧,但是没有和他的同伴们就此问题进行讨论。但是皮耶德罗却很明显地表示出反感。
  米内尔娃跟他们汇报了自己在近几个小时工作的情况,按照马尔科的指示,每个人都看了一下他们的好同伴熬夜做的这些工作成果。
  米内尔娃和索菲娅焦急地关注着这个局面,她们知道广场那边的情形已经在发生变化了。经过了这么多月的准备的这个特洛伊木马计划,最后竟然让木马逃之夭夭了。
  米内尔娃将两个文件夹放在桌上,自己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