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就打我的手机吧,那样我就不

时间:2019-09-07 作者:admin 热度:
难道她想隐瞒自己做过的错事?
间一长,糖果迟早是要溶化掉的。早知如此,为什么还要给对方这种虚幻的“甜蜜”呢?原冈自己也搞不清楚。他既想绕过眼前尴尬的场面,又不想欺骗美佳子。两个念头互不相让,原冈只能出此下策了。
  其实,她们两个人的脸一点也不像,就连声音和动作也没有什么相同之处。但偏偏原冈还是把前妻打来的电话错当成了美佳子的电话。
  其实,原冈的愤怒还不仅限于陡坡,现在住的公寓也是他憎恶的对象,因为这公寓不是自己买来的,而是租借来的。原冈以前曾拥有一栋自己的房子,独门独户,位于横滨港南区,而现在这房子已落入他人之手,令他痛惜不已。
  其他人都嘻嘻哈哈的,只有原冈才能体会到话中的尖酸刻薄。说起来,酒井的妻子是一个身材瘦弱、长相寒酸的女人。当初原冈结婚的时候,她作为媒人的太太出席了婚宴。记得那天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和服,然而原冈的母亲不屑一顾地说:
  前段日子,佑希提出要和原冈见面,但因为到了年底,原冈工作实在太忙,幽会的事情也就一拖再拖。终于在圣诞节的前两天,两人抽空见了个面。原冈自然不会空着手去赴约,他带了一个FENDY牌的手提包送给佑希。在商社工作的男人大多有这样的特点,那就是对女人所用的随身物件特别熟悉。眼下这款手提包在市面上十分流行,自己送出去的东西一定能让对方喜欢,原冈对此颇有自信。
  前妻多惠子又会怎么想呢?她一定会骂自己“活该”,这是原冈很容易就能想像出来的。
  亲爱的美佳子情,因为他俩特地远道前往国外相会,自己也就鞭长莫及了,这种想法常常在原冈的心头掠过。但如果典子是在自己附近和男人幽会的话,那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了。
  如果典子真的背叛了我,我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
  如果就这么顺势让对方挂断电话的话,那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可是原冈却没有就此放下电话。因为他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有些冒犯了美佳子,心里过意不去,想弥补一下,以尽快打消对方心头的不快。
  如果可以的话,下次就打我的手机吧,那样我就不会说出让你难过的话了。拜托了。
  如果没有打折,要在这种每层只有一间,并且带按摩浴缸的套房住两个晚上的话,按原冈的财力怎么能够消费得起呢?要知道,那个房价一晚上可是要5万日元的啊。
  如果是平时,即使妻子回来他也从不到门口去迎候的。通常是典子换了衣服后来到他的房间,站在原冈的身后说:“你还在干活儿啊?”
  如果想要外出一整天的话,只要借口说去打高尔夫球就行了。要是在夏天,如果打完球回来皮肤没有被太阳晒黑的话,那一定会引起妻子的怀疑。好在现在是冬天,只要说是到温暖的伊豆高尔夫球场去的话,一切都会做得天衣无缝的。
  如果拥有了那种价值判断的尺度,世上的一切看起来就会完全不同。那些被工作的业绩和上司的评价捆住手脚的人,想必也是一群傻瓜而已。
  如果再有孩子的话,那和离婚前过的日子又有什么两样呢?
  如果在自己的老家住上十天的话,对母亲而言,负担实在太重了。一直以为母亲还年轻着呢,可事实上,她明年就要七十岁了。听说最近母亲膝盖水肿,要拄拐杖才能行走。想起年迈的母亲踉踉跄跄的身影,原冈对典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原冈的父亲突然间变得十分吝啬刻薄起来,整天叨唠着横滨的那栋房子,常常用污言秽语来责骂儿子。他骂原冈,无论如何都不该对离了婚的妻子那么好,都这种时代了,世上离了婚连赡养费都分文不付的大有人在,你却偏偏把房子白白地拱手送人,这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头发昏了?!他还说,既然是夫妻共有的房产,理应先卖了换成现金,然后两人江山各半才对。
  如今在一些公司里,反对女职员给其他男职员端茶送水的呼声很高,原冈所在的公司也不例外,因此大家都按各自的喜好,自己动手倒咖啡和茶水。然而,佑希却总是在早上亲切地给每个来上班的同事递上一杯茶水。
  若要问原冈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人,答案当然是保守派。这个答案对于长年干时装这一行的原冈来说,好像有些背道而驰。可能是因为他看腻了那些过于时髦的“前卫女人”吧。由于工作关系,原冈时常跟一些时装杂志的女编辑们打交道,每当看到她们用最流行的东西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装起来,原冈就会想,有必要那样刻意打扮吗?不过,对她们而言,领先别人穿上那些杂志上介绍的流行服饰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三个月前,不,怀上孩子的时间应该是两个月前。那时自己和妻子做过爱吗?原冈飞速地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两三个月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三角形原本就是不安定的。一旦偏重于三角关系中的某个女人,这种关系刹那间就会动摇。原冈已经有过像离婚那样的前车之鉴,所以对此应当说是了解得十分透彻了。那么,又如何来维护四角关系中的安定感呢?
  三年前,原冈的公司为了撑面子,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应酬活动。而现在因为不景气,经费和场所都受到了限制,这些活动都免了,职员们一个星期里有两天还可以早些回家。偏偏在这种时候,典子又回来得很晚。也难怪,因为至今为止原冈平时总是不回家吃晚饭的,所以典子也从不为他准备晚餐。
  色拉,没有浇调料,看上去有些怪怪的。典子怀孕已经有四个月了,体重增加得略微快了些。考虑到她的年龄,如果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有发生妊娠综合症的危险,所以医生要求她适当节食。
  山梨的冬天很冷吧。你还好吗?上次去你那儿之后一直没见过面,可千万别感冒了。你工作的时候一定很投入,但是累坏了身体可不行啊。晚上请早点睡觉。不过,睡觉之前你可得想想我哦。
  上次真是很抱歉。我没想到您太太已经回来了,贸然打电话到您家里。那时,我突然想听听您的声音,想得都难以自制了。真对不起,我再也不会那样做了。或许这封邮件也不该再发给您了。
  上帝啊,快来救救我!
  上个月,以“名牌公司的衰落”为标题的文章登载在一家周刊杂志上。该报道指出,欧亚物产是典型的经营不善导致失败的榜样,是泡沫经济时代的牺牲品。公司现在的顾问,也就是前社长的大名多次在报道中出现,这使得原冈他们感到非常惊讶。
  上却恭维地说很好看。
  什么叫好吧,那就再见了?这只是邮件结束时的问候语吧?还有回忆什么的,别开那种玩笑了。我们这才刚刚开始呢。我现在觉得很幸福!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都这把年纪了还能感受到这样的幸福,简直是不可思议。我竟然还能再次坠入爱河,这可全都应该归功于你啊。谢谢你。我们快点见面吧。
  十八岁的男人总不见得去买盒饭吃吧。有时候原冈还会开着车,到关门比较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