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耐庵,奉了吴铁口大哥之

时间:2019-09-17 作者:admin 热度:
斧神工的巧匠!” ,管他娘,先过去看看再说。”说毕,手臂一缩一伸,长篙一点,那小船箭似地靠上了北岸。 
  两个艄子闻声将船靠到埠头,船头那年长的汉子撑着长篙问道:“这黑更半夜,可是强盗发利市的时辰,俺这船钱可要加倍!” 
  两个艄子心肠也委实歹毒,见狡计得手,立时将施耐庵等四人晾鱼般摆在舱板上,逐一搜检,将四个人的兵刃行囊一概归拢。那年幼些的艄子找了根细帆绳,将四个人一索儿捆了,又怕他们醒来罗唣,又拿来几团旧鱼网将四人一一塞了嘴,然后又唱着那渔歌,撑着船划向对岸。 
  两个艄子一见,认得是官府人家的内眷,心中又是一喜:休讲行囊银钱,便是此人头上钗环,身上绸缎,端的值钱不少。两个立时将船儿缓缓靠上了埠头。 
  两个侍女不敢怠慢,立时奔到船头,撮唇
  那老家院接着讲道:“更叫人奇怪的是,俺家先生还收留些孤男寡女、孀
  那女子说道:“小女子便是他的独生女儿花碧云!这位相之女霓裳、云裳,“笑面虎”朱富后人朱行武之妹朱丽娘、朱倩娘,“催命判官”李立后人李南山之女红菱。剩下一位殉难女子,正是胸口上兀自插着带血长刀的那个少妇,一时却无人知道她的姓名来历。此刻,众人围在那女子尸身旁,望着深深插在她胸脯上的那柄凶恶的长刀,只顾得咨嗟叹息、潸然泪下,却无人忍心将它拔出,这些久经沙场的壮士,不是胆怯,而是深知金刃一旦插入心房,猝然拔出,那一腔热血便会喷溅奔流。 
  那姓关的双手将刀奉上,孙十八娘右手慢悠悠晃着那把板刀,一步步踱到花碧云面前,直视着她的脸道:“好妹子,休怪俺做事不仁,俺武家庄有个规矩:凡是鬼鬼祟祟、来历不明的人闯进庄子,俺都不敢怠慢,这也是当今豺狼世道逼出来的,一旦官府晓得俺小小庄子窝藏七八条大虫,俺这买卖便做不成!” 
  那姓呼延的酒保“胡胡”笑了。自从进店,他一直未曾开口讲话,此时才说起话来,居然粗门大嗓。他道:“大嫂,武大哥未回。又没问清这几个溜子的来历,只怕还须等一会。 
  那姓呼延的酒保“胡胡”一笑,一把将四人搡入了地窖,四个人骨碌碌滚了下去。原来这地窖约摸两丈见方,倒也不甚狭窄。四个人双臂被缚,两脚悬空,只道这一跤摔下,必然皮开肉疼,谁知身子落地,竟是软绵绵的,原来地窖底上铺着草垫。 
  那姓焦的黄脸汉子插了一句:“说话的声音又尖又哑,碜人得紧!” 
  那姓李的白脸汉子忙答:“他说他姓施名耐庵,奉了吴铁口大哥之命去
  牛二道:“老父母,俺牛二半辈子为朝廷奔走效劳,至今尚未成家立业。” 
  牛二道:“收拾收拾,只等金家那几个人回来,便与我前去接新人。” 
  牛二挥挥手道:“好好,喜酒冲煞,厨下有好酒,喝两盅去!”两岂不要惹天下英雄嗤笑?” 
  欧普祥闻言答道:“这也是上天庇佑,我三人命不该绝。秦梅娘指引官兵偷袭茅舍的那一日,恰好我们三人下山购买盐米,当日未归,次日在半路上听人们纷纷传言深山中缚了几个‘反贼’眷属,心中早已明白,哪里还敢自投罗网?俺三人商议一番,决定远走高飞,避难湖北,徐家兄弟改名换姓,隐居淝阳沙湖洲打渔为生,邹家兄弟藏身麻城荒山野岭之中,樵采度日,至于俺么,则潜踪晦迹,在黄冈青龙集上开一爿铁铺混人耳目。俺三人无时不在寻找秦梅娘的下落,指望一伸满腹血海深仇。” 
  欧普祥心下明白:“这徐家兄弟为人胆豪心细,这番话一来是说给自己听,二来也是吓唬那两个艄子,倘若这两个是善类则罢,倘若真是恶人,听了这话也自不敢下手。”他不觉心中暗赞:说得好。表面却点了点头。 
  潘一雄不觉大怒:“好一个狂妄魔头,欲将箭囊夺为己有,休想!”说毕,挺剑便刺。 
  潘一雄插口道:“俺不信,吴大哥当世大侠,会劝人到朝廷做官!” 
  潘一雄此时也慢慢地站了起来,只见他脸色惨变,双颊痉挛,浑身一阵阵抖索,仿佛老了二十岁。他双目神情呆滞,两手高举长剑,向着施耐庵逼了过来。堪堪走过三步之遥,他吼一声,挥剑欲劈。 
  潘一雄淡淡一笑:“不是。施相公,小弟此来,乃是将军中弟兄们的气愤之情转达与你,这些,都只是小弟耳食之言,倘不是尊敬你施相公,俺潘一雄何必前来?又何必与你讲这一番肺腑之言?” 
  潘一雄道:“唉,一定的,来此之时,我已看到有一条大汉磨刀霍霍。只怕他少时便到!” 
  潘一雄道:“唉,议论尚多。不过,小弟就不一一转述了。” 
  潘一雄道:“呵呵。追查?太师父日理军机,哪里顾得了许多,即便记了起来。弟兄们一齐作证:或是失足落水,或是黑夜潜逃。人死无有对证,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潘一雄道:“今日大堂之上,你又不知用了什么谄媚手段,哄得大龙头将你捧为上宾,竟在圣母佛龛之下,太师父宝座之间占了那一席之位!” 
  潘一雄道:“今晚二更,有人要来杀你!” 
  潘一雄道:“就是那个大龙头的替身,前时就要杀你的王擎天!” 
  潘一雄道:“哪里,哪里,这是俺的本份!” 
  潘一雄道:“那是朝廷有命,不许绿林义士招揽文人,笔剑两道一起造反,朝廷江山可虑呀!” 
  潘一雄道:“人怕伤心,树怕剥皮,你问你自己!” 
  潘一雄道:“施相公你错了。俺这些绿林中人,抛头洒血,视如儿戏,只有一桩看得比性命还重,那就是辱没不得颜面,受用不得糟践。今日大厅之上,你一人扫尽了所有兄弟的脸面,还敢说谨小慎微,非礼勿动?” 
  潘一雄道:“是的,俺早封了朝廷的千夫长,这些时,为了这幅白绢,为了你,俺不知受了多少苦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