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衣服和各种袋子被动地跟着她穿过走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父母。走到机舱的转弯处,看到了师傅向自己点头,示意自己进去。走到的座位时,徒弟为自己轻轻地将行李箱打开,扶着母亲坐下。不可能这么巧的,她最好的朋友全部聚集在这架飞机上。
赵颖点点头哭着说:“不管他家里出什么事,我都喜欢国峰,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赵颖发现没有了以前那种见到方威时难以抑制的那种兴奋和渴望,反而觉得有些尴尬,是由于就要嫁给国峰了呢?方威似乎也很不自然,心不在焉地寒暄着,他也没有适应过来吗?双方的几句僵硬的问候之后,赵颖揣揣不安地问方威:“你真的只是去读书吗?”
赵颖放下心来,如果方威只是为了去读书,自己确实是最好的人选将申请手续告诉他,她开始详细地介绍自己的申请过程。
赵颖师傅将话题一转问到:“你们知道现在为什么领导最失落了吧?现在赵颖要走了,西南航空公司就失去了三样宝贝中的一样:美女。她一走,咱们的美女的水平就整体大幅度滑落了。这以后总部安排下来任务,要我们再选乘务员当花瓶,没有了赵颖,被其他人比下去了,上面不满意,领导当然要失落?”
招标规则,自己怎么办呢?去检举吗?他想都不敢想。按照招投标的计划,项目小组成员上午各自研究方案,下午就要开会讨论和评估方案了,自己怎么办呢?
 
周六,下午三点十五分
周六,下午三点整
周六,下午五点四十分 
周日,凌晨一点二十分
周日,上午十点十分 
周日,上午十点十五分
周日,深夜十一点三十分
周锐、方威和几位工程师坐在会议室中,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份复印出来的招标书静静地读着,林佳玲手里拿着招标书斜靠在墙边。崔芸将招标书发给大家后,也找了一个座位坐下。
周锐、方威和林佳玲都一致认定刘丰就是幕后支持惠康的关键人物,因此都知道这次拜访刘丰一定不会轻松,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让他们在办公室里等了这么久。三人提前十五分钟到了会客室,但是五十分钟过去了,刘丰还是没有出现。
周锐、方威和林佳玲站起来,将名片递了过去。刘丰坐到椅子上,将三个人的名片从上到下排列起来,低着头看着每个人的职务。
周锐按动着计算器,将每个销售机会的金额与估计的赢率相乘,这样可以算出这个季度的销售预计,他发现研讨会中发掘出来的一个个的销售机会开始展现出生机,这些机会就像漏斗中的水,能够赢下来的最终形成订单,其他的机会就被漏斗滤掉,原因可能是客户停止采购,也可能是被竞争对手抢走。在研讨会前,周锐的漏斗中没有足够的水,研讨会将客户中的涓涓细流汇入漏斗,这些机会足够周锐完成任务了。除了要保证漏斗中有足够的机会,周锐还要确保漏斗中的水不断的流下来变成订单。时间是关键,离这个季度结束只有七周的时间了,每周销售机会都必须向下流动,取得进展。
周锐按住方威酒杯:“每个人都有缺陷,刘国峰也是这样。即使没有,你也可以创造出来。”
周锐帮方威想着主意:“你现在的形式就相当于竞争对手已经签了合同,就差收款了,你只有一线渺茫的机会。”
周锐帮骆笳计算着:“以前是每周五个目标,每年就有两百六十个,现在居然压缩到五个,你的确应该轻松多了。但是你还没有达到最高的境界。”
周锐抱着她换下来的衣服和各种袋子被动地跟着她穿过走廊和楼梯,最终停在一家美容店门口。黄静将周锐带到座位,从书架上拿了几本杂志递给他吩咐道:“你在这里等,我去做个面部护理,还要修修头发。我一直都是直发,这次要烫成卷发。,”
周锐被陈明楷的话震惊了,就像一盆冰水从上泼下,不仅立即将怒火熄灭,而且使他全身冰冷。他本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他侧身看看杨露,她将目光移开不与自己对视,周锐的怒火又开始升腾起来,他知道这里不是大吵大闹的时机和地点,自己和陈明楷也不是这样的人。他轻声的说:“陈总,我可以和你单独谈一下吗?”
周锐被她说得无言以对,黄静转身进到美容包间又忽然转身出来眨着眼睛问:“你知道为什么吗?”
周锐被肖龙一下说得这么明白,心里虽然不能接受,但是头脑中却认可他的说法。此时,他看见崔芸和谢伊出现在咖啡厅,就拍拍肖龙肩膀摇摇头。
周锐本不想讲,却看见林佳玲微笑着看着自己,只好承认:“见了骆笳,黄静就不高兴了。”
周锐本不想说,但是看着林佳玲的目光知道躲不过去,无奈说道:“订单输了,我肯定要引咎辞职。我现在和陈总矛盾这么大,根本不可能调和,如果留下来,我肯定又要拿到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因此即使赢了,我也要立即辞职。我们上次已经谈透了,你怎么又提到这件事呢?”
周锐表示同意:“文化大X命初衷是为了改变中国的文化,却将中国的文化变得更加恶劣,因此当然要否定。”
周锐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骆笳的话完全值得信赖,但是自己真的就这样离开捷科吗?周锐心中浮现出林佳玲劝告自己的声音。看见周锐沉默不语,骆笳接着说:“也许你在一线销售不如我,但是在选拔团队、知人善任、培养人才、激励士气方面,我不如你,你一定可以做好这个位置。好了,不用今天给我答案,你想想吧,但是时间也不多啊。”
周锐不得不点点头。骆笳继续说:“我其实只要做成这一件事就足够了,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包括那个订单。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刘丰,说我不要那个订单了。”
周锐不慌不忙地说:“他们以前业绩不好并非没有能力,而是由于心态受了打击,因此我这几周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恢复他们的士气。我同时已经确定了详细地客户拓展计划,我们下周一将举办一个研讨会,我们将最重要的客户邀请过来,希望能够打开大网找到销售机会。”
周锐不解地皱皱眉头:“整个项目不是完全由经信负责吗?为什么银监会会介入招投标呢?” 
周锐不了解陈明楷一定要自己立即离开的原因:“这个季度还没有结束,经信银行的订单也没有签订合同,我现在还不认输。” 
周锐不理两人的争论继续说道:“这位老师列出了自己的不少优势,年轻,有知识,人好,有寒暑假等等,又恢复了信心。
周锐不停地看着时间,刚才还感到奇怪,现在却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崔国瑞在签约台神情紧张地正在和几个人交涉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堂里的宾客们意识到了有事情发生,都关注地看着签约台,大厅中立即安静下来,鸦雀无声。和崔国瑞说话的人显然不是经信银行的客户,没人知道他们的来历。方威仔细辨认着,突然认出其中的一位就是和吕传国在一起的警察,可是他怎么穿了便衣?
周锐不想和骆笳谈起这个订单,就扯回到以前的话题:“除了休息和这个订单,今年你还有一件事是什么呢?”
周锐不再与方威聊天,看看电脑上的时间,继续低头完成自己的文件,再过一段时间飞机就快要降落了。
周锐不知道自己的时间安排,赶紧询问黄静的行踪:“您看,黄静不是已经先回去了吗。妈,黄静在吗?”
周锐不知是否应该将心里话说出来,犹豫再三终于还是看着林佳玲说道:“这只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