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锐点头承认:“我不能也不想,我已经过了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我应该并且只能将结果汇报给他,他再向亚太地区公布。而且按照我以前的侵扰策略,我是不会碰这个订单的,这个订单赢下来是被他逼出来的,因此这个订单的确有他的功劳。”
周锐点点头承认:“肯定。”
周锐点点头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不愿意去华南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始终还对经信银行的订单抱有希望,我想等这个订单有个结果之后再考虑以后的安排。”
周锐点点头继续问:“对,需求有表面和深层之分,那么这个老太太的归根结底最最深层次的需求是什么呢?”
周锐点点头说:“好吧,那咱们就别说出去,免得给他添麻烦。”
周锐点点头说:“好在现在的社会开放很多,这家公司不行,我可以换家公司,何必在这个酱缸之中淹死。”
周锐点点头说:“现在这个订单还胜负未分,正在节骨眼上,我怎么能离开北京呢?”
周锐点点头说:“肖龙,你以前成绩很好,我在上海就知道你有能力,我早就知道你想认识你。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束缚了你,但是从今天起,我希望你能够像以前一样,我相信你能赢回来,你自己相信吗?”
周锐点点头说道:“没钱没权势,这是明显的劣势。他的优势是什么呢?”
周锐点点头说道:“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而且我上周签了PIP,担保一周内拿下经信银行的订单,现在时间已到,陈总这样的安排确实是对我非常照顾的安排。”
周锐点点头说道:“我有经验,我的解决办法就是喝咖啡。我请你去喝咖啡吧。”
周锐点点头也站了起来:“你说得对。宁可战死疆场,也不坐以待毙,我们就拼个鱼死网破。”
周锐点头:“咱们今天就说第五式赢取承诺。我讲个故事吧。有一位家庭主妇在菜市场买了一个桔子回家。两个女儿都抢着要这个桔子,但是母亲只有一个,应该怎么办呢?”
周锐点头承认:“那时我刚大学毕业,什么都不动不懂,在你面前经常觉得抬不起头呢。”
周锐点头承认:“我不能也不想,我已经过了冲杀在一线的年龄了。但是方威可以,他也像你一样是个好销售。”周锐回想起以前和骆伽一起的刀头舔血般销售时光接着说:“我现在最有兴趣的是找到像你和方威这样的天生的杀手,将他们培养起来。这样我就拥有很多个伽伽了,是吗?”
周锐点头承认方威说得有道理:“你说的对,但是我今天还不能答应他们,一切要等到这个季度结束之后。在决定前,我还想和佳玲聊聊,我总觉得有负于她,我不想以后和她成为对手。”
周锐点头答应:“我保证。”
周锐点头说:“既然陈总要我挪位置,我就挪吧。我已经让王莉去准备离职文件了,我一会儿就签。签完之后,我在捷科唯一的事情就是将经信银行的订单处理好了。”
周锐点头说道:“拼价格我们确实拼不过台湾公司,所以我们要
周锐点头说道:“是啊,现在的小孩子都这样了,咱们中国人就是厉害,要是两个老外,一定老老实实地都出剪刀。可是这两个小孩之间还有信任感吗?在社会上大家为了争权夺利,就更加变本加厉了。在我们公司里,团队之间互不信任,于是就互相猜疑,猜疑不断产生误解,误解产生怨气,怨气爆发冲突,冲突产生相互之间的陷害和倾轧,陷害产生背叛和仇恨,仇恨产生暴利和杀戮。我是担心啊,如果连小孩子都变成这样,这个国家会怎么样呢?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人口,自从宋朝开始到现在一千年里,除了宋初的几十年、明朝的两百多年和解放以后的五十年,七百多年都是被异族统治,可是我们还是在这里不停的内斗。”
周锐点头之后又轻轻摇摇头说道:“《亮剑》本来是一本小说,后来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小说的主角是李云龙、赵刚和丁伟是中国的抗日军人,连续剧只是讲到几个人前期的战争经历,小说中三分之二的内容没有拍出来,连续剧却将小说的本意全改了,只讲了他们在战争中英勇表现,可是你知道他们在小说中结局吗?”
周锐叮嘱崔芸:“你打个电话给涂主任推迟约会,然后约你的同学和我聊一下。”
周锐独自来到讲台后面的音响室,这是他的习惯。在开始每次重要演讲前,周锐都要静静地回顾一下内容,精心设计每个手势和用词。他看看时间,再次整理了自己的西服和挂在胸口的胸牌,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周锐上台前的习惯。
周锐端起咖啡,饮了一大口后说:“没错。决定谈判最终价格的是客户的需求。在谈判中无非是谈价格,服务,付款条件,到货时间等等,这些归根结底都是由客户的需求决定的。只要掌握了客户的需求进行妥协和交换,你就可以得到满意的价格了,钱世伟,你过来,你掌握以下五个步骤就行了……”
周锐对刘国峰的身世十分好奇:“他在移动公司上班,那怎么会这么有钱?”
周锐对吕传国有些印象:“是不是参加第一次招标的那位坐在最后的银监会的客户?”
周锐对数字有天生的敏感,这些数字都清楚地记在大脑中立即回答:“上个季度做了一半,之前的季度只完成了三分之一。”
周锐对肖龙摆摆手:“我不直接说,我讲一个故事,你们自己琢磨吧。”周锐喝了一大口咖啡,开始说故事。
周锐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她突然从上海回来,像变了一个人般地大肆采购,这完全不是以前的那个黄静。看到周锐摇头,黄静轻轻俯身在周锐身边吹着他的耳朵轻轻说:“因为两个小时以后,我们要一起去见伽伽,我不想在你面前被她比下去。你知道吗?我今天买的都是骆伽最喜欢的牌子的最新发布的顶级作品,她一定没有。”
周锐顿了一下,看见客户们都目不转睛地听着,接着说:“其次,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